正德叛逆孩子学校是一所专业的正规管教叛逆孩子学校、问题青少年特训学校,全封闭式戒网瘾军事化管理学校,7*24小时咨询热线:400-103-8098
网站导航
正规办学 透明化管理 FORMAL EDUCATION IN RUNNING SCHOOLS

学校经国家教育部备案,颁发办学许可证等相应资质证件,全国首家24小时远程教学视频监控系统,100%透明安全化管理。

国内唯一 同开文化课 ONLY WITH THE OPEN CULTURE CLASS

在改变青少年不良行为习惯的同时,学校按教学大纲同步开设文化课程,让学生在行为习惯改变的同时,学习不受影响,不耽误学业。

权威教育 人性化管理 Humanized management

学员老师同吃同住,师生关系无隔阂的教育氛围,安全透明的科学管理,真正做到无任何打骂体罚教育的国内首家特训学校。

鄂州小孩子到了叛逆期怎么管他_【叛逆教育】已更新

叛逆孩子学校 2022-08-04 08:37:04

全封闭式特训学校厌学孩子纠正专家提醒各位家长归因训练是针对学生在学业成败情境中的归因障碍而设计的干预计划。归因倾向对人的情绪和行为影响很大。例如,将成功归之于内部的能力与努力会使人感到骄傲和自豪;将失败归之于不可控的因素、外部因素,会使人感到灰心丧气。厌学者的心态往往是后者,因此容易产生无能为力的心理,降低在困难面前的坚持性和自信心。因此,老师和家长应结合实际,讨论成功和失败的时候应当如何对待自己并进行归因训练。

鄂州小孩子到了叛逆期怎么管他_【叛逆教育】已更新(图1)

鄂州小孩子到了叛逆期怎么管他

鄂州小孩子到了叛逆期怎么管他_【叛逆教育】已更新(图2)

鄂州小孩子到了叛逆期怎么管他_【叛逆教育】已更新(图3)

鄂州小孩子到了叛逆期怎么管他_【叛逆教育】已更新(图4)

鄂州小孩子到了叛逆期怎么管他_【叛逆教育】已更新(图5)

鄂州小孩子到了叛逆期怎么管他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是林奕含最后一部也是唯一一部遗作,当我们谈论它时,几乎没有办法把文本与林奕含本人割离开来。虽然现实中的遭遇与小说里的情节不可能完全吻合,13岁的房思琪与离世时26岁的林奕含不能粗暴地等同,但在捧起文本去阅读的时候,我们仍能感受到那股丝丝缕缕都与现实密切衔接的痛感。

是的,痛感,林奕含选择一个虚构的世界把自己装进去,但那些露骨的疼痛是绝对真实的,“抉心自食,欲知本味”,奈何“创痛酷烈,本为何知”?疼痛是将书中世界与现实世界紧密关联起来的最强有力的纽带。在这儿,痛感就等于“真实”。林奕含在采访里说“如果你感受到痛苦,那是真实的”,她足够明晰地在向世界呼救,可惜在这之前,她已经做下了离开这个世界的决定。

今天这篇文章来自一名文学爱好者。她曾多次拿起《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溺在林奕含用文字搭建的失乐园里,一次次被房思琪的故事折断。她将《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比喻为一把匕首,一件凶器,剜割着人们对文学的信仰,对真相的信仰。在她富有情感性的讲述中,我们审视与纪念林奕含与房思琪的故事。悼念之外,我们更想叩问与反思:“房思琪”面临的世界更好了吗?

鄂州小孩子到了叛逆期怎么管他_【叛逆教育】已更新(图6)

林奕含(1991—2017),台湾作家。梦想是一面写小说,一面像大江健三郎所说的:从书呆子变成读书人,再从读书人变成知识分子。

撰文丨刘西西

以“文学”为名的诱奸

“诱奸”一词由两个字组成,先有“诱”然后才是“奸”,诱导房思琪进入这个“初恋乐园”的,是李国华构建的文学天堂,或者索性说是文学也不错。

从读者角度出发,或许会忍不住叩问,如果李国华不那么深谙文学之道,不那么博学、有才,他还会不会将房思琪摧毁得如此体无完肤?房思琪及林奕含,还会不会被这段记忆给杀死?

从很多角度而言,答案都可以是否定的。当李国华娴熟地对她说着那些情话,当他用自己满腹学识走进房思琪的世界时,他的一只脚就已经踩进了房思琪的身体里,且这种踩踏是不可逆的。对房思琪而言,文学是精神上的父母,在发育与成长的人生初期,精神与大脑向一切美好敞开,对一切恶还不具防备,在这个阶段,一切与她在文学上共舞的人都短暂扮演父母,比如美好而伤痛的伊纹姐姐。

一个人怎么可以杀死自己的父母?就算精神上杀得死,情感上也杀不死,对于文学的情感是深嵌在思琪与怡婷整个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的,是她们生命的根,“连根拔起”对一个热爱文学的女孩而言本身就是不可能实现的。无论是十几岁的房思琪,还是二十几岁的许伊纹——房思琪的邻居姐姐,一个放大版的、同样忍受着难以启齿的痛楚的女孩。

书中有一个词被频繁提起——“快乐”。这个寻常词语被多次用作形容词出现,“房思琪‘快乐’地对老师说”,李国华“快乐”地发现女孩的……在这些语境下,“快乐”真的代表“快乐”吗?抑或是“开心”,这两个如此单纯、纯粹的形容词,被用在如此龌龊的地方,令人胆寒。

林奕含在采访里也特地提到了“快乐”这个词:“房思琪的‘快乐’是带有引号的快乐,她知道那不是快乐,可是若她不把那当作快乐的话,她一定会活不下去,这也是我觉得很惨痛的一件事。”

鄂州小孩子到了叛逆期怎么管他_【叛逆教育】已更新(图7)

林奕含生前接受访问时的画面。

把单纯无情杂糅了污秽,把单纯用力揉碎了,嚼碎得稀烂,是房思琪和林奕含面临的共同苦刑,它们像凌迟一样狠狠惩罚着两个女孩的敏感内心,嘲笑着她们的自尊心。

在一段性关系中,“快乐”的确是很自然、很常见的形容词,这儿更近似于一种肉体上的快感与精神上的放松。放松是快乐的先提条件,一个人在什么情况下会彻底放松?在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是安全的、对周遭环境具有掌控力的时候。比如李国华清楚地知道,利用一个女孩的羞耻心去强奸她,全世界都觉得是她的错,包括她自己也觉得是她的错。

热爱文学、从事文学的人,天然都具有极其丰富的想象力,在李国华这里,想象力是一把剖开少女身体的利刃。在房思琪这儿,想象力也是一把利刃,迫使她撕开自己,一刀刀剜割自己,到最后,她看到一切事物都会不由自主联想到李国华对她做的那些事,在头脑里摆脱不掉,“联想,象征,隐喻,是世界上最危险的东西。”

以“权力”为刃的谋杀

现在,读者都知道了,《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是一个关于权势的性侵,是一场建立在社会性喑哑之上的诱奸。

鄂州小孩子到了叛逆期怎么管他_【叛逆教育】已更新(图8)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各版本封面:最早的繁体版(版本:台湾游擊文化 2017年2月)、大陆简体版(版本:磨铁·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2018年1月)与韩文版(译者:???;版本:?? 2018年4月)。

李国华与房思琪的关系,除了表层的师生,更多了一层权力以外的利用关系:李国华利用房思琪的羞耻心,狠狠利用她的自尊心,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利用文学的纯净性,自尊心代表房思琪的灵魂,她的灵魂寄予对文学的期待和信任之上,然而李国华狠狠践踏了这份信任,摧毁的是房思琪“对生命的上进心,对活着的热情”。这是一种信念性的东西,很难通过新闻来讲述,但文学可以。

她活下去的理由成了臆想中的爱,但这爱是年仅13岁的房思琪编造出来的,她从文学里获得的对爱的理解,浇灌在这段强侵与凌虐的关系里,唯有幻想爱能让她同时接纳李国华的侵占和保有不说的自尊。因为“你爱的人对你做什么都可以”。这句话也适用于书中另一个女角色,许伊纹,她爱着新婚丈夫一维,爱屋及乌,说服自己强迫去爱他的暴力。书里说,伊纹对一维说过最狠的一句话就是:“你不可以白天上我,晚上打我。”

多么羞耻、多么痛的一句话,它已经是伊纹可以说出来的最心狠的话了,它是一种请求,也是一种自我麻醉,她强迫自己相信,与一维的婚姻仍然是平等的,是可以商榷的,这份商榷是借口。

借口,为了给罪行、暴行寻找合理化,她们必须寻找借口,生命成了在幻想的爱与充满耻辱的借口之间拉锯徘徊的过程,就像李国华气定神闲地对房思琪说:“当然要借口,没有借口,你和我这些,不就活不下去了吗?”

他太自信了,自信到可以凭空营造一个恋与爱欲的牢笼,把思琪这个小小的坚韧的人儿死死困在里面,这只有他们二人的空间里,李国华化身掌控者,房思琪成了他的玩物,他可以狠狠地释放欲望,狠狠地把这欲望纵溺在文学的海洋里。

温良恭俭让。出现了不下五次的五个字,每次在书中露面都是一根鞭子,狠狠地抽着房思琪的身躯,狠狠地将她扔到地上,又享受她如同小狗般卑微的摇尾乞怜。

为了活下去,房思琪先是内化了这个给自己寻找的借口,然后从诱奸、性权力压迫与自尊心的罅隙里企图寻找一个缺口,跳进去,漏至更深的谷底。

“不只是他要,我也可以要。如果我先把自己丢弃了,那他就不能再丢弃一次。反正我们原来就说要爱老师,你爱的人要对你做什么都可以,不是吗?”她开始自我麻醉,自我投入到爱情的幻象里,爱情不只是喜欢与欢喜,不只是“接受”与“忍让”,也需要主动,不仅是心意上的主动,也可以是肉体上的主动。

在今天,铺天盖地的、碎片化的新闻里,类似的性侵事件藏头露尾,虽然读者大多只能获知冰山一角,但从中亦不难感受到一种共通性:所谓房思琪式的暴力,大多建立在权力的压迫上,用一把强对弱的巨伞笼罩着主人公。现实不同于小说,然而二者皆有自我说服与自我欺骗的共通之处,性侵之所以能发生,很大一部分原因即是这种无法反抗的、无形的权力压迫。

鄂州小孩子到了叛逆期怎么管他_【叛逆教育】已更新(图9)

电影《嘉年华》(2017)剧照。

林奕含离世后不到一个月,台湾地区立法机构通过了“补习及进修教育法”第九条修正条文,明定补习班教职员工都必须揭露其真实姓名。法条还明定,补习班相关人员如果知道有性侵害、性骚扰发生,应向有关机关通报,杜绝不适任人员进入补教业。

不过,现实社会所做的诸种努力,看起来怎样都显得有些“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意思。一个有些悲痛的现实是:某种程度上,现实中的法律越完善,林奕含越是不可能得到彻底的救赎。据其生前采访与其父母的回忆,遭受补习班老师(李国华原型)侵犯,应当是在十八岁前后,跨过了成年节点,在伦理、司法与制度上产生的惩处,又完全是两回事了。

林奕含的确不等于房思琪,但她们感受着同样的痛苦。这是《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在文学价值以外的更深、更远的现实撼动。

以“知耻”为训的喑哑

林奕含生前露面的新书活动。

我们有理由说,在一个社会里,任何关于性的暴力与犯罪,都不会是哪一个人单独的罪行,受害者身边接受的态度、规训与目光,皆是帮凶。正如美国人类学家Cathy Winkler在其自述《强暴是社会性谋杀》里说的那句:“任何关于性的暴力,都不是施暴者独立完成的,而是整个社会协助施暴者一起完成的。”

李国华利用的是整个大社会对性的禁忌感,这禁忌感不仅仅存在于台北或台南,不仅存在于李国华家的书房与卧室里,也不仅仅弥绕着思琪与怡婷的童年。我们生活的整个社会,从古至今,禁忌感都是性犯罪里一把最好用的凶器。

钱一维利用的是其身边的小社会对自己的纵容。伊纹是张太太介绍给一维的,但张太太“知道钱一维打跑几个女朋友”,张太太“穷死也不让女儿嫁过去”。不仅张太太知道,老钱奶奶也知道,面对这般暴力,却没有一个知情者发声。

无论是李国华还是钱一维,无论是面对房思琪,还是再早的郭晓琦、饼干,以及一群在后面排队等着自己的小女生,因为这个社会命令她们要有羞耻心,这个社会从一开始就成了帮凶,最终以致“他插进来,而我为此道歉”的现象。

日本女性学者上野千鹤子曾这样分析儿童性侵犯者的心理:“无需担心男人性主体地位被侵犯的危险,在性活动中控制他者,为此选择障碍最小、最无力反抗的对象,并且还希望对方也很情愿。”

于是,需要被进一步追问的是,无处不在的禁忌感究竟从何而来?答案一目了然:性别文化深刻地影响了童年阶段的基础教育,尤其是家庭教育,越是优雅、知识分子的家庭,越喜欢强调传统,他们可以一面呼吁全面发展,一面要求自己的女儿温婉、懂事,浓缩概括一下,离不开两个字:知耻。

鄂州小孩子到了叛逆期怎么管他_【叛逆教育】已更新(图10)

电影《嘉年华》(2017)剧照。

房思琪有两次试图向家长求救。第一次是在饭桌上,她故意漫不经心地提到,我们家什么都不缺,偏偏缺乏性教育,妈妈却十分干脆地说:“什么是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的,所谓教育不就是如此吗?”

第二次是假借一个并不存在的“同学”爱上老师的经历,小心翼翼地试探母亲,却得到母亲一句“小小年纪就这么骚”。大人的一句话就把房思琪噎死了,她的自尊心被李国华噎死之后,仅剩的一点求助的欲望与决心也被自己的妈妈噎死了。

“父母将永远缺席,他们旷课了,却自以为还没开学。”这场关于性与生命的教育,是给大人而不是给小孩的。

大人,涵盖的不仅仅是作为监护人的家长,还包括法律与哲学层面的,每一个拥有民事行为能力的、有独立理智与思维的成年人。我们的成年人自然而然地奉行着这样一套价值观:女孩得听话,得乖巧,更重要的是,得“知耻”,这些东西媾和起来被装进名为教养的壳里。而诱奸受害者的脆弱之处,正是这套与法律精髓互相矛盾的伦理价值体系。

这或许不只是福柯所说的“规训”,在各式信息无孔不入的今天,“规训”被互联网的模具重塑,每天都在上演性侵、家暴的新闻,反而让观众对这些司空见惯的事产生了一种可怕的“审美疲劳”,媒体为满足读者的好奇心和窥探欲,不得不进一步挖掘细节,造成波及所有年龄段的另一种媒介文化规训。

对于管教叛逆孩子,其实方式有非常非常多,以上就是鄂州孩子叛逆行为矫正学校小编整理的“鄂州小孩子到了叛逆期怎么管他”的回答,喜欢的家长们收藏+评论,表达对这篇文章的喜欢吧。

最后小张也是实在没办法了,也只好说让孩子在家里学习,没有办理休学,小张爱人(乙肝携带者)因母婴时间阻断失败,导致孩子感染又上不了学,感到很自责几次想跳河自杀。小张开导爱人,大不了孩子一辈子不上学活着就好。想要了解更多“鄂州小孩子到了叛逆期怎么管他”的信息,可以拨打鄂州叛逆孩子全封闭学校24小时热线!

搜索标签:

原文链接:https://75tx.com/hubei/15690.html

{dede:global.cfg_webname/}
正德叛逆孩子管教青少年特训学校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连带责任。

正德叛逆孩子管教青少年特训学校
本学校面向8-18周岁青春期叛逆孩子,对存在厌学、早恋、叛逆、离家出走等问题青少年采取行为矫正辅导教育,常年面向全国招生,全封闭式军事化管理,安全有保障!

咨询服务

正德叛逆孩子管教青少年特训学校
地址:湖北省孝感市汉川市马口镇
5296位学员已经成功蜕变
  • 联系人:李老师
  • 24小时热线:400-103-8098
  • ICP备案: 鄂ICP备19013119号-11
  • 地址:湖北省汉川市叛逆孩子学校
  • 检索关键词:叛逆孩子学校,特训学校,全封闭式学校,戒网瘾学校,青少年特训学校
  • Copyright ©  www.75tx.com 湖北省汉川市叛逆孩子学校  版权所有

    正德叛逆孩子学校面向8-18周岁青春期叛逆孩子,对存在厌学、早恋、叛逆、戒网瘾等问题青少年采取行为矫正辅导教育,全封闭式叛逆孩子管教特训学校。 网站地图 网站tags页